欢迎进Allbet欧博官网,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Allbet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首页快讯正文

usdt第三方支付(www.caibao.it):原创 这就是海口!

admin2021-10-15188

原题目:这就是海口!

海口

中国疆土最南端的省会

碧海如镜,天高云淡

白沙细软,椰影婆娑

当北国雪乡寒风萧索之时

这一派热带风景

承包了关于度假的一切理想

海口

也是中国最年轻的省会

曾由于偏远闭塞、孤悬外洋

被视作化外之地

沦落为流放之角

今天的海口

有古城韵味,也有都市荣华

有历史沧桑,更有生长活力

未来,它要走一条亘古未有之路

承载着关于崛起的无数梦想

01

白浪茫茫与海连

平沙浩浩四无边

海口地处海南岛北部

东邻文昌,西接澄迈

北濒琼州海峡

隔18海里与广东海安镇相望

是海南省政治、经济、科技、文化中心

和最大的交通枢纽

是“一带一起”战略支点都会

百万年前

海南岛仍与雷州半岛相连

太平洋板块、欧亚板块、澳印板块

交汇于南海

活跃的地质构造运动

造成雷琼之间多次发生断陷

海水入侵低地

琼州海峡形成

海南岛与大陆彻底星散

成为南海大陆架上的大陆型岛屿

第四纪全新世

琼北火山最后一次喷发

聚积的熔岩经由自然的风化

呈现出奇绝之姿

历经万年沧海,大地变迁

海口石山镇仍存有

36座环杯锥状火山地貌

类型之多样

景观之厚实

隧道之奇异

实为罕有

形成壮观的第四纪火山群

如镶嵌在琼州大地的珠串

其中马鞍岭火山口海拔222.8米

为琼北最高峰

阵势由西向东平缓降低

由熔岩山丘过渡到滨海台地

海南岛最大河流——南渡江

汩汩穿城而过

斜贯海南岛中北部

在美兰区汇入琼州海峡

出海入港之口的都会

便得名“海口”

河流入海冲积出三角洲

海浪不分昼夜

对泥砂举行刷新和再聚积

形成海岸的沙滩

海南岛东北角的海口

距西南山区河流发源地最远

搬运距离最长

因而河沙粒度也最细

海岸坡度平缓

岸线坦荡绵延

沙滩沙细雪白

近海海水清亮

常年风轻浪平

堪称养生休闲胜地

纬度低,日照长

热带海洋季风终年吹拂

让海口长夏湿热,冬无严寒

四季常青,生气勃勃

在这样的环境中

植被肆意生长

山间雨林莽莽,溪水潺潺

古木参天,飞鸟穿梭

海陆之间的滩涂和沼泽中

则充满红树林

翠绿的树冠随波涟漪

形成“水上森林”

连片浓绿,蜿蜒出海

不仅风景奇美

还成为鱼、虾、贝类的繁殖地

海岸上椰林高峻葱郁,挺秀秀丽

城区主干道双方也多植椰树

海口也因此别名椰城

不外椰子田园并不在此

而是诞生在更靠南的太平洋群岛

这种生命力极强的冒险家植物

随着波涛漂流数千公里

在海南岛着陆

即便在海水中浸泡数月

遇到土壤后

依然迅速生长发芽

今后安营扎寨,定居于此

常年阳光充足,降雨丰沛

以及特有的火山地质土壤

催生了品类繁多的热带水果

永兴荔枝、菠萝蜜、番石榴、莲雾等

一众岭南名果

为这个风景旖旎的海滨都会

又增添一抹甜蜜

02

独上高楼望帝京

鸟飞犹是半年程

今天这座林木茂盛、景色宜人的海岛

引得游客趋之若鹜

但在先秦时代

它却因孤悬外洋,鲜为人知

由部落同盟而成的骆越方国占有这里

地理上远离大陆

一直被视为蛮荒之地

始天子扫六合

50万秦师剑指百越

岭南定,分南海、桂林、象郡三郡

而更遥远的海南岛则被史籍纪录为

“象郡之外徼”

徼(jiào,界限)者,王化之外围也

秦王朝只是名义上“遥领”此地

秦汉之交纷争浊世

南海郡龙川县令赵佗起兵

自立为南越王

势力普及海南岛

西汉元封元年(公元前110)

汉武帝征服南越,周全接受行政

置珠崖(今海口)、儋耳(今儋州)二郡

海南才正式纳入中原王朝疆土

海口归珠崖郡玳瑁县统领

(因生产珍珠、玳瑁等至宝而得名)

但海口距离中枢过于遥远

中央 *** 鞭长莫及

极难被驯服的边疆夷狄“数年一反”

乃汉帝国“社稷之忧”

朝臣贾捐之上疏《弃珠崖议》

“骆越之人父子同川而浴,相习以鼻饮

与禽兽无异,本不足郡县置也……

又非独有珠犀玳瑁也,弃之不足惜”

今后数朝

海口区域建置时建时废

南北朝晚期

高凉太守冯宝之妻冼夫人

统率俚人部落民众

和平归顺隋王朝

推动中国再次实现大一统

清闲局势下

交通、航海能力提升

海南的行政建置逐渐稳固

置崖、儋、振三州

海口地属崖州舍城县

唐太宗贞观元年,改为琼山县

然而此时海口的经济、文化

都无法与中原同日而语

远离朝堂政治焦点

生存环境又较为恶劣

“颛颛独居一海之中,雾露气湿

多毒草虫蛇水土之害”

遂被辟为流贬之地

据《琼州府志》载

唐朝被流放至此的官员至少有60位

宋朝则更多

韩瑗、韦执谊、皇甫?

李德裕、李纲、赵鼎……

都曾入朝为相

尔后又在党争倾轧中被倾轧

贬谪入琼

海峡阻隔的确是生长的伟大阻力

直到宋朝开拓海上丝绸之路

都会的经济功效才最先施展

海口的渡口驿站白沙津

成为海南岛对外商业的主要口岸

蕃舶汇聚,商贾络绎

随着海上人流、物流日增

小小渡口无法知足需要

又建海口浦

作为琼岛最大的商业商港

也作为水军设镇治防的郡治咽喉重地

形成早期都会的雏形

元时,海口先后隶属于

湖广中书省、海北海南道、广西中书省

行政计划更改频仍

明初终于确定

属广东布政使司琼州府琼山县

海口都

后因倭寇疯狂

沿海乡村常遭扰乱

洪武七年(1374年)

按兵制设海口千户所,筑海口城

所城在风雨中沧桑屹立

肩负起海防重任

清沿明制,在海口设水师营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

海南全岛沿海设十处海关

海口为总口

总领雷琼之间的往来交通

清末,一落千丈的帝国失去职权

1858年《天津条约》议定

增开琼州、潮州等六口

开埠通商的海口职位反超琼山县

都会日渐扩大,街道日渐荣华

对外商业繁盛,侨民商贾云集

逐步成为全岛政治、经济中心

1926年,海口从琼山县划出

正式立市

03

入国自献宝

逢人多赠珠

民初,国父曾对海南寄予厚望

在《琼州改设行省理由书》中直言

“自天下局势变迁

国力之盛衰强弱,常在海不在陆”

又对海防、海权、海洋经济

睁开一番设想

“倘琼州改为行省,数年谋划之后

其收入必有可观”

惋惜抗战、内战接连的战火

让国民 *** 无暇经略海南

时任财长宋子文提出的环岛铁路方案

也因贷款、战乱等缘故原由被迫弃捐

直到新中国建立前夕

海口甚至全岛都尚未建立起工业体系

也没有像样的交通系统

1950年 *** 在白沙门上岸

海口正式解放

今后近40年

由于工业基础薄弱

加之南海周边国际局势庞大

海口的角色更多是国防前哨

而非重点经济开发区域

一直未得时机

1980年代,改造之风起于青萍之末

只管海南在1987年的GDP

仅占广东的5%

但这一年 *** 在会见外宾时仍说

“海南岛好好生长起来,是很了不起的”

次年,海南建省并定为经济特区

海口成为省会

孙中山昔时的设省方略

经由了半个多世纪得以实现

旋即种种优惠政策铺天盖地而来

海南从默默无闻的边陲岛屿

变身为市场经济的“排头兵”

海口这座不到20万人的海滨小城

一跃成为天下淘金者的圣地

五湖四海的学生、商人、青年

组成“闯海雄师”

带着梦想和 ***

如潮水般跨海奔来

一时间利好不停

房地产市场也最先火热起来

崛起逾千家房地产公司

那时天下都在撒播

“要挣钱,到海南

要发家,炒楼花”

然而人们梦中的天堂

1988年之前,农业人口占比跨越80%

产业类型单一,就业岗位有限

青年们发现基本无处实现职业追求

而海口的地价却在两年内

从十几万飙升到几百万一亩

房价从每平米1300元

蹿升到7500元的巅峰

1992年海口GDP增幅高达114%

但泡沫很快破碎

十万青年梦碎

1995年GDP增进仅1%

炒地皮的开发商卷款潜逃

只给海口留下了416宗烂尾楼

这场灾难对金融体系造成重创

80%的房地产信贷不良率

危及生长之路

一夜暴富的神话终结

海南进入“低迷期”

许多公司倒闭

大批资金撤离

经济跌入低谷

海南亟待重振旗鼓

摒弃急于求成的投契头脑

实事求是深耕

1996年2月

提出“一省两地”的产业生长战略

即,新兴工业省

热带高效农业基地

热带海岛休闲度假旅游胜地

省会海口率先试点、率先转型

进入新世纪

重新定位的海口逐渐走出阴影

新的时机络绎不绝

作为自然温室的海口

享有得天独厚的热带土地资源

农田可终年莳植

作物年收获2-3次

是南繁育种基地

主要的试验田和中转站

海口一年四季

都可莳植热带水果、反季节瓜菜

400余种水果蓬勃生长,果大香甜

每逢冬季,货车载满新鲜蔬果

跨过琼州海峡,奔往大陆

作为省会的海口

交通基建日臻成熟

海文大桥,跨海而建

以海口为枢纽的环岛高铁

总长653公里

贯串海口、三亚、博鳌等25个站点

完成“4小时交通圈”的闭环

跨越琼州海峡的湛海高铁

将于2024年建成

海口美兰国际机场

航线笼罩全球105个都会

拥有中国海内首家离岛免税店

2016年,长征七号在滨海基地发射

低纬度、宽射向幅度、低运输成本

让海南文昌成为新的航天中心

而距离文昌仅60公里的海口

作为岛上的运输枢纽

成为航天后勤保障基地

嫦娥、天问、海丝

越来越多的卫星、火箭将

从海口、从文昌

去月球、去火星

去探索征服星辰大海

经由多年埋头苦干

海口摘掉金融高风险区的帽子

华润、中石化、中石油等名企在此落户

镇守南海大门的海口

更是毗邻大陆和港澳台、东南亚的枢纽

华南经济圈的区域合作

面向东南亚的对外开放

海口都不可或缺

2020年6月2日

中央官宣海南将打造成为

全球最高开放条理的自贸港

省会海口的明天

着实令人期待

04

云散月明谁粉饰

天容海色本澄清

与三亚依附旅游业异军突起差别

海口是海南岛离大陆最近的地方

更像中国大部分古城

在农耕文明的影响下生长演替

受到儒文化与岭南理学的熏陶

至今仍保留大量宗祠

相去京城几千里的海口

实乃“天之崖、海之角”

作为蛮荒瘴炎之地,死囚流放之所

海口自唐宋以来

接纳了太多不得志的谪琼文人

其中不乏名臣巨儒

形成一种“贬官文化”

他们写作大量诗词

哀叹流离失所的凄切运气

唐代宰相杨炎

被贬崖州(今海口)司马

他从长安出发

沿着驿路,一起向南

在险要山岭间感伤

“一去一万里,千知千不还

崖州何处在,生度鬼门关”

南宋名臣胡铨因上书请斩奸臣

被主和派倾轧

迁官朱崖,留下了

“北往长思闻喜县,南来怕入买愁村

戋戋万里天涯路,野草荒烟正销魂”

而所有贬谪人士中

最着名的无疑是苏轼

他的到来也影响了海口

甚至整个海南的历史进程、风俗习惯

在履历乌台诗案14年后

苏轼再次被新党贬至惠州

3年后,62岁的他被一叶孤舟

送到徼边冷落的海南任琼州别驾

在琼州府(今海口府城)报到后

又赶往儋州

暂住海口的十余日里

苏轼就为民办了实事

他依附曾经主持水利工程履历

在城内发现并开凿两处泉眼

甘甜泉水涌出

解决琼州国民只能饮苦水的难题

苏东坡谪居儋州的三年里

更是修水井、开学府

竭尽全力地推行文化教育

标琼海之先声

豁达乐天的他享受美景、美食

还创作出174首作品

把贬官纪录为一段巧妙旅程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生平”

得益于文忠公推行教养

海口在明代走出了海南最多的进士

堪称人文荟萃之地

琼山县(今琼山区)名贤辈出

抬棺上疏的海瑞,痛骂嘉靖帝

给乌烟瘴气的政界带来一缕清风

至今仍作为清官典型,被人称颂

这位“海青天”就生在

琼山的椰林海风之中

同样身世琼山的丘濬

位极文渊阁大学士

修史立传,刷新理学头脑

被冠以“一代文宗”

和海瑞并称“海南双壁”

海口也有拼搏的一面

“下南洋”热潮中不乏海南人的身影

他们在海口集结、登船

前往生疏的南洋闯荡

也流传着差别的文化

南洋的骑楼,在海口落地生根

文昌鸡在南洋酿成赫赫有名的海南鸡饭

华侨带回的橡胶树

至今仍是海南最主要的经济作物

05

竹船来桂浦

山市卖鱼须

海口,这个中国离赤道最近的省会

除了有典型的热带气候

另有适可而止的热闹

差别于三亚的游人如织

海口更多时刻是属于本地人的

自有一套怪异的生涯方式

“老爸茶”是海口的特色茶文化

顾名思义,就是老爸老妈们相聚品茗

源自于归侨在海口老街开的西式茶店

逐渐加入中式餐点、糖水

每个早晨,太阳刚露头

茶客们已从街头巷尾汇聚到茶室中

三五人围坐

一壶茶,几碟小吃

简简单单,却能喝到地老天荒

而海口人民的口味

就像养育了他们的大海一样包容

琼菜清清淡淡,却淡而有味

他们钟爱白切、白煮、白灼

文昌鸡、加积鸭

皮薄、骨软、肉嫩、脂肪少

白切作法,保留原味

肥而不腻,味道喷香

在鸡/鸭汤中突入蒜茸、姜茸

挤入酸桔汁,加盐、糖调成蘸料

入口清新又知足

守着海洋的海口

餐桌上又怎会少了海味

新鲜捕捉的鱼、虾、蟹、贝

自带一股鲜甜

只有白灼、清蒸的烹饪方式

才不算暴殄天物

到了晚上八九点钟

夜市陆续热闹起来

海口的机车不约而同

向一个个夜市群集

南洋气概的骑楼老街里

大红灯笼高高挂

在人潮拥挤中捧上一碗炒海螺

猛嗦一口海的味道

海口菜的另一特色即是果香四溢

菠萝炒肉、木瓜炖鸡

荔枝木烧鹅、椰子鸡暖锅

在热到茶饭不思的酷暑

清补凉是海口人的续命法宝

底料是铺得满满的

红豆、绿豆、薏仁

龟苓膏、西瓜、菠萝

加入糖水、冰沙

撒上一把花生碎、葡萄干、椰子丝

点睛之笔是一定要来一颗鹌鹑蛋

最后淋上浓郁的椰奶

小吃街上清补凉摊位一个挨着一个

海口人宁肯冒着喂蚊子的风险

也不愿舍弃这碗冰镇的甜蜜蜜

在盛产菠萝的海口

菠萝炒饭是街头巷尾都有的市井小吃

肉丁、青豆和虾仁

厚实营养

配上酸酸甜甜的菠萝丁

开胃下饭

一口就能吃到水果的甜和水产的鲜

各地主食里都藏着都会的性格密码

陕西的面豪爽着实

湖南米粉凶暴直爽

河南烩面不大讲求

海口米粉一如它的气质,闲适随性

细细的腌粉吸满汤汁的味道

浇上芽菜、酸菜、竹笋、肉丝

最后撒上一把花生、芝麻、葱花和香菜

而岛民们看待这碗粉

没有着急,没有较量,没有非吃不可

再好吃的粉店,也不至于大排长龙

人们只会趁着太阳还没晒得毒

夹着拖鞋,吹着海风

晃悠着去米粉店吸溜一碗

海口人爱米粉的这一口清新

也爱生涯的随性

-end-

策 划 | 王海涛、赖颢宁

撰 稿 | 钱琪瑶

地图编辑 | 钱琪瑶

排 版 | 钱琪瑶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 2021-03-11 00:04:06

    原题目:印尼刊行新冠疫苗主题邮票来了,继续继续~

  • 2021-07-10 00:08:39

    足球免费推荐www.zq68.vip)是国内最权威的足球赛事报道、预测平台。免费提供赛事直播,免费足球贴士,免费足球推介,免费专家贴士,免费足球推荐,最专业的足球心水网。

    不赞了,直接评论

最新评论